戚书

咸鱼


离开了cp文
什么都不是的咸鱼
即使写着
也什么都不是的咸鱼


如果你喜欢这些文
我很荣幸


目前可能会写的绝不逆拆cp
虫绿【超凡】
虫蝙【荷兰呆】

【cp洁癖严重】
【精神洁癖严重】

【晓薛】夜未央.00

现代
私设如山
————————————————

第一次见到晓星尘是在学校旁边的图书馆,晓星尘正拿着笔,钻研着什么题。

当时是冬季,灰色羊毛衫与黑色长裤,折起一小节的裤脚恰好露出了白净的脚踝,室内有些温暖,长袖也被挽起了些。普通得不能更普通的装扮,旁边还放着大衣和围巾。

做题做得有些累了,晓星尘用左手盖住了眼睛,按了按太阳穴,几秒后,左手下移,拇指按在脸颊上,食指搭在鼻梁上,其余三个手指微微分开掩住了嘴,视线下移,盯着题目,又继续动笔。过了一小会儿,左手又变换了拇指按在下巴上,手心向下稍稍朝外,四指弯曲而放松,唇轻轻触在了食指的指节上,头也向下低了些。

按理说,薛洋是不会注意到这样穿着的人的,他还在看着书,无意间一抬头就看到了这些动作,一个不小心就看完了全程,当他发现自己心跳加快呼吸有点困难脸上还有点热时,他知道,自己完了。

薛洋是自己高中篮球队的副队长,别看他不是最高的,打起球来帅得不行,尤其是他最拿手的三分球。每次比赛,都有一堆迷妹在场边看,进一个球尖叫一次。

薛洋很喜欢篮球,家里条件挺好,专门给他找了教练教他,他高二,已经带着校队打了个省第三,失了手没了冠亚,但第三已经足够优秀了,都已经可以安心准备高考了。

现在校队已经差不多解散了,时不时聚起来打一场,渐渐地一些没达到二级篮球运动员标准的都为了高考转了田径。

薛洋没转田径也没转文化,他不想放弃篮球,再说了他成绩本身也能考所不错的大学根本无所畏惧。

十七年了,薛洋沉迷篮球,当然还有甜食,就没喜欢过谁,他无所谓啊,反正没心动过。所以这一次心动,他先是在心里骂了声卧槽,然后就不知所措了。

初中时薛洋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王,逃个课喝个酒什么的,除了不谈恋爱就是老师眼里活脱脱的典型坏学生,老师根本管不住他,同学就没几个不怕他的。

高中后性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变了才有现在这样子,初中和高中离得远也没什么初中同学考进来,高中同学就几乎没人知道他初中是个什么样的。

薛洋第一次觉得一见钟情这玩意真的是存在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因为这么简单的动作就心动了,晓星尘骨节分明修长细腻的手轻轻触在薄唇上再不说之前的那种视线向下露出的好似低沉一样的神情以及那双无法用言语形容有多好看的眼睛,糟,越想越心动,简直专门就是用来克他薛洋的啊。

于是啊,薛洋就这么悄咪咪地盯着那个他还不知道姓名的人一个下午,然后彻底沦陷。

薛洋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经常到图书馆来,每天打完球冲个凉换身干净衣服二话不说拎起包背在身上就往图书馆跑,然后他也发现,每一次那个人都会在他之前就到了,还都是在同一个位置。这下薛洋来图书馆的积极性反而是比打球更高了,不过啊,薛洋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觉得,自己怂,这么久了,连人家名字都还不知道。

薛洋在沉浸于自己的世界时,没注意到一些事。

队员们发现,副队长最近都不练球练到超晚的了。迷妹们当然也发现了,迷妹们还发现,薛副队最近很经常跑去图书馆,还几乎总是坐在同一个位置。于是,本就人流量不小的图书馆,总会在某个特定时间又增添了一份压力。

于是过了一段时间,薛洋每次到图书馆都会发现几个人坐在他本来坐的那块桌子旁,再到后来干脆就是一堆人围着一个位置,那些人还坐姿端庄安静优雅地看着书,甚至是还有男生?

够了。

右边那个,你书拿反了。

最左那个,麻烦你把闪光灯关掉,瞎眼。

薛副队内心复杂开始怀疑自己打篮球是不是正确的,关键是,她们挡住了那人。

薛洋看不见那个人了,心里很不满。

终于有一天,薛洋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还了书背了包就出了图书馆大门,身后几个迷妹就那么假装路人。

装,你们装。

薛洋停下脚步,叹了口气,转过身来。

“我说……”

“嗦!”

“……”

无fuck说。

“你们能不能别跟我到图书馆来?我就看会儿书这么操心。”

迷妹A:“可是副队长你每天都好早就走了!”

迷妹B:“副队你练完后每次下一个目的地都是图书馆啊!”

薛洋一脸无奈,“……那你们别把我围成一圈成吗?也别坐我前面。”

迷妹们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同意。

于是第二天,薛洋看着那桌上的甜食和左右后几乎对称的人,嘴角一个抽搐。

来啊,对面再来一个,要赢了。

薛洋默默拿了本书,深吸一口气,走到了晓星尘左边。

“那个,”薛洋低声说道,“我能坐这么?”

晓星尘只向他这边看了一眼,眼皮都没抬一下,“可以。”然后就继续看书了。

薛洋坐下后,翻开了书,右手撑在桌子上靠着脑袋让自己不那么能看见晓星尘,或者说不让人怀疑自己在看晓星尘。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书上,暗恋的人就坐在自己旁边,怎么可能看得下书。

薛洋偷偷瞄了一眼,他第一次离晓星尘这么近,没闻到那种遇到这种场景总会描写的什么香水味薄荷味檀香味,倒也是挺好的,闻到才不正常啊。

晓星尘此刻左手覆在书上,压住鼓起的地方,头微微低向下,碎发往前垂了垂。以薛洋的角度,他能看得很清楚晓星尘的侧脸,干净瘦削的脸庞,就连细长的睫毛也看得清楚。晓星尘的眼睛很好看,看过去的那一下时像是静止的小潭,映出几点星光,就那么一双眼,也足以让人忍不住用温润如玉眼若星辰来形容他。

薛洋不敢多看。

一是就那么一眼心跳都好像快了许多,二是对面还有一堆人像狼一样看着这边。

薛洋不知道晓星尘的名字,是因为晓星尘来图书馆要么是做题要么是看书,就没向外借过书,连借书记录都找不了,每次他鼓起勇气想去问,都刚好撞上晓星尘要走的时候。

身旁传来轻微的声响,把薛洋从自己的想法里叫了回来,他往旁边一看,晓星尘起身了,正在收东西,就那么一瞟,薛洋眼尖地看到了他手里本子封面上写着的一个“晓”字。

晓。

是姓,还是名呢。

薛洋这样想着,晓星尘已经收拾好了,把椅子轻轻移了回去,薛洋一愣,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要走了?”

话出了口薛洋才反应过来,恨不得时间倒流,真想去打一晚上篮球放松放松。

晓星尘好像也是顿了一下,他没想到薛洋会问他,但还是应了一句。

薛洋尴尬地轻咳了一声,“你别误会,只是你今天走的有点早……”

完了。

暴露了自己平时在留意他。

薛洋在内心痛苦纠结挣扎着,面上毫无风波然而早就有数次狂风巨浪肆意在他心里冲荡而过,人生重来算了。
但晓星尘,只是笑了下。

“今天被表妹找去看电影,她不许我迟到。”

“……哦。”

晓星尘说这句话时,眼睛是看着薛洋的,薛洋毫无意外地怂了,就那么对视了一下马上移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听完后也只是小声地应了一句。

晓星尘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走出了图书馆。

留下薛洋一人与众迷妹,寂寞冷,当然,只有薛洋是这样。

他笑起来贼好看。

比我还好看。

某洋这样想着。

这是薛洋第一次听见晓星尘的声音,不是那种小女生总会为之沦陷的磁性低沉,也不是自带温柔古风满满,更不是粗犷男儿的豪迈,只有吐字清楚,话语明了,平常男生,不会太过引起注意的声音。平平淡淡,绕之不去。

薛洋猛地就要拍一下桌子,想到这是图书馆又匆匆停住顺势装作没发生什么一样默默翻了一页,在心里骂了一声。

这么好的机会居然没问名字!

薛洋懊恼地皱了皱眉。

明天吧。

薛洋想着。

明天问。







————————————————————
洋洋是篮特的设定!晓星尘慢慢再揭露不着急。本来只是在本子上想着试试现代不小心一个没控制就直接设定在文里了,然后最近就有点沉迷这个设定……文中关于篮特的都是我稍微问过的,现在身边关系好的朋友几乎都是特长生啊2333可能会慢慢加入各cp,至今没有写大纲,第一次想顺其自然,可能会有部分故事取材现实。
好喜欢晓星尘的名字啊,完全不想叫他道长,这么好听好看的名字无论怎么喊都开心。
估计是周更x

评论(7)
热度(41)

© 戚书 | Powered by LOFTER